电视剧剧情

剧情介绍

王杏花殺夫案正在開庭審理。黑子從北京給王杏花請來了律師,自己卻蹲在法庭門外,不敢進去旁聽。律師為王杏花辯護說,鑒於這是一樁情有可原的殺人案,請求法庭給予合適的量刑。 陳默雷與楊鐵如談到金城縣的案子,陳默雷認為金城縣是得到市委充分認可的春江市農業改革的典型。

如果法院不顧市委的態度強行開庭,後果可想而知。他希望楊鐵如利用現在的職務具有的開展調查研究的便利條件,到金城縣深入調查,以充分的事實和證據讓市委能夠實事求是地評價金城縣的改革,為法院的審判工作創造良好的執法環境。鄭小泉剛剛勸說李長明打消了撤訴的念頭,庭長李乾坤又通知他,陳院長指示,開庭時間暫時不能確定,先不要給金城縣政府發傳票。 楊鐵如到金城縣的基層調研了幾天,縣委專門在金城賓館設宴招待他。

席間,王說:“搞點改革,那才叫個難!困難重重啊!你前邊搞,後邊就有人告狀,遞條子,寫黑信。還有人告到法院要跟我打官司呢!這就是中國農民!”楊鐵如說:“農民無辜,農民無罪,農民可憐,農民不容易。就像你說的,農民啊農民,真是沒辦法!”酒桌上的氣氛也突然變得拘謹起來。 楊鐵如見到孫志說,金城縣根本談不上是春江市農業改革的帶頭縣,農民狀告金城縣政府,是合理合法的訴訟,市委應該支持春江中院展開公正的審判。孫志皺起眉頭。 刑事法庭大法庭內,林子涵正站立在審判席上,宣讀判決書:“判處被告人王杏花有期徒刑十五年。”

站在被告席上的王杏花,聽到宣判之後,突然回頭,朝着旁聽席上聲淚俱下地喊出一聲:“黑子,十五年,你等着俺!” 陳默雷找到行政庭審判員鄭小泉。陳默雷說金城縣政府的案子開庭審判。 楊鐵如遇到了檢察院檢察長張業銘。張業銘告訴他,林子涵負責審判的王杏花毒殺丈夫案,法院只判了十五年有期徒刑,檢察院已經對此案提出抗訴。吃午飯的時候,陳默雷對林子涵說,這次抗訴是有人在拿她的戀愛做文章,說她充當了第三者。 方正約林子涵在趙清華的服裝超市見面。他告訴林子涵檢察院對她判決的那樁故意殺人案的抗訴的真實背景。這次抗訴,矛頭對準的是陳默雷。方正分析這件事跟即將開庭的狀告金城縣政府的行政訴訟案有關。

明年換屆即將到來,金城縣縣長王玉和作為副市長人選已喊了很長時間,這樁案子的判決結果將會影響到明年的副市長選舉,而王玉和跟張業銘兩人在部隊的時候是戰友。外界傳說,張業銘之所以能當上檢察長,他的戰友王玉和可是沒少下了功夫。他判斷張業銘在幫助王玉和給法院施加壓力。林子涵聽了這些,驚詫得半天說不出話。 服裝店的保安聲稱抓住了兩個偷內衣的女孩,趙清華對她們實行脫衣服搜查。這個場面正好被林子涵碰到了,她生氣地制止了趙清華的荒唐行為,放兩個女孩走了。 法院會議室正在召開例行的審判委員會會議。

陳默雷讓鄭小泉彙報了金城縣一案的情況。李乾坤突然發難,說鄭小泉沒有資格擔任本案的審判長,他願意承擔這個訴訟案。陳默雷嚴肅地指出了李乾坤拖延金城縣訴訟案和錯判吳西江案的工作過失。 楊鐵如下決心重回法庭,他現在唯一可走的路就是辭去公職。妻子劉早春不支持他的想法,他約出陳默雷,說出了他的決定。農民狀告金城縣政府案,預定上午九點鐘開庭。但被告金城縣政府的代表和委托代理人遲遲沒有露面。

陳默雷告訴王玉和,雖然被告沒有到庭,但法院沒有進行缺席審判。上午的開庭只是展開了單方的法庭調查。王玉和開始跟他打哈哈,然後又抱怨,陳默雷笑着勸導他。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备案号:

返回首页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