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集剧情

剧情介绍

劇情吧 時間:2015-06-03 11:03:56

中國式結婚第17集劇情介紹

甜品店。丁浩和關燕鄭重其實地討論兩人關係,決定彼此冷靜下來再做決定,先不對家裡人說,一個禮拜後見面。 醫院。醫療事故爆發。丁浩忽然被停職。院方通知他,接受調查。 醫院。丁浩如實告訴院方,他認為當時自己的判斷是正確的,這樣的病例在以前也是這樣處理的。出現危險的概率在醫學上也是客觀存在的。丁家。丁浩在上班時間回到了家裡,然後坦然告訴家裡人發生的一切。這在家人中掀起軒然大波。說完,丁浩進屋將自己反鎖在裡面。丁家。丁浩給關燕打電話。 關燕家。關燕剛想接聽,電話已經掛了。關燕也就沒有再打回去。

丁家。周靜宜和丁醫泉發生衝突。周靜宜堅決認為兒子不會發生醫療上的問題,兒子是對的。丁醫泉則認為按照他五迷三道的狀況,出現事故完全是可能的,給他個教訓是好的。衝突進行中,就開始攪和到前史去了,包括丁浩和羅嘉還在一起時,丁醫泉對於羅嘉的媚態。到了還被人家給鋌了。丁醫泉的自尊受到極大打擊。丁浩過來喝止,告訴他們,這都不算醫療事故,只是醫學上的一個概率問題。很快自己就沒事兒了。關燕家。關燕讓母親做好心裡準備,也許自己會跟丁浩分手。關燕向李繡蓉袒露了兩個人一系列的不和諧。她發現兩個人其實都是在想象中戀愛,她喜歡的不是這個丁醫生,他喜歡的也不是這個關燕。健身房。羅嘉發現丁醫楠和龔成居然成了一對兒。龔成非常坦然地告訴她,現在他和丁指導在拍托。

醫院實驗室。丁浩開始做實驗,進行這個病例的專項研究。醫院。關燕來找丁浩,準備提出分手。到了醫院,她才得知此事。關燕在實驗室找到丁浩。關燕問丁浩為什麼這麼大的事情不告訴她。丁浩說這就是他的決定,他已經想好了。關燕提出反對,她也想好了,她覺得兩個人還不到要分手的地步。醫院。丁浩忽然連實驗室都不能進了,他被通知接受司法調查和醫學委員會的調查。因為當事人已經提起訴訟。丁浩愕然,極受打擊。醫院。丁浩在衛生間里,聽到隔間有人在議論自己。在走廊上,丁浩看見有人莫名其妙地笑。丁浩憤怒了,指着那個發笑的大夫,原來是誤會。丁浩神經高度緊張甚至有些病態了。

關燕家。關燕顧左右而言它,一直在家裡忙個不停。她在迴避說到分手這個話題的機會。李繡蓉終於捉住了機會,問及分手的事。關燕不得不告訴她,沒有分手。關燕接着還告訴李繡蓉第二個大事件,就是丁浩的醫療事故。正因為這個,她現在不能離開他。李繡蓉跳起來,女兒簡直是蠢透了。丁家。丁浩被停職在家。丁浩被通知第二天律師上門來取證。丁醫楠連夜來到丁家,她決定明天也在場。周靜宜頗受感動,這個攪屎棍屢次發誓再也不管丁家的事兒,可是關鍵時刻還是到了。丁家。周靜宜沒想到兒子的問題會如此嚴重,周靜宜綳不住這根神經,想在丈夫那裡找到依靠。可是最近兩個人在冷戰。丁醫泉主動借她半個肩膀,夫妻關係複蘇。

關燕家。丁浩慎重地告訴關燕律師調查的事,這件事的性質嚴重了。關燕毫不猶豫地表示,她要在場。李繡蓉讓女兒想好自己的問題,不要因為同情一個男人就耽誤了自己。女人就是新善,多少好女人都被可憐的窩囊男人給害了。關燕告訴李繡蓉,現在她更加需要跟丁浩在一起。因為丁浩當時的情緒激動,是由那隻兔子引發的一系列事件導致的。丁家。早早的關燕就到了。丁醫楠進門時,給她開門的正是關燕。兩個人自從兔子事件後,一直是見面不說話的,悶着使勁兒。丁醫楠忍不住想要諷刺關燕幾句,剛開了頭,自己就打住了。兩個人簡短地交鋒了半下。丁浩看見這一幕,索性拉開一把椅子坐在一邊,擺出要看戲的架勢。可是關燕和丁醫楠卻剎車了。丁家。關燕、丁醫楠、丁婆婆、周靜宜和丁醫泉都在外間偷聽,丁浩在裡間接受律師的詢問。丁浩接受了一系列盤問,他坦然承認了自己的確是在心情極其不穩定的情況下遇見病人的。而且兩個人發生過小口角,為此他在時候專程到住院部向病人道過謙。這時,律師告訴他,病人就是以此起訴他醫療事故的:丁醫生在情緒極其焦躁的情況下做出症斷。丁浩啞然。關燕沖了進去,大罵律師是在設圈套。丁醫楠也沖了進來。形成圍攻律師的局面。律師警告他們,這將是庭訊時非常重要的事實,也是非常不利於丁浩的。丁家。律師又上門來了。律師來求證,出事那天,周靜宜是否離家出走,導致丁浩情緒出於一個既不穩定的狀態中。周靜宜忽然意識到兒子的危機,原來是自己帶來的。周靜宜崩潰了。

丁家。丁浩不得不安慰周靜宜。醫院。丁浩來到院長辦公室,要求讓他繼續使用實驗室。羅嘉家。丁醫楠向曹茹玲詢問一個人。這個人是東城區的庭長。他好象做過曹茹玲的學生。曹茹玲表示,她絕對不會幫丁浩的忙。丁醫楠急了。羅嘉打圓場,表示這種事情只有在法律範圍之內解決,找庭長也沒有用。醫院。羅嘉來找丁浩,卻在走廊看到風風火火來看丁浩的關燕。羅嘉轉身離去。關燕在實驗室對丁浩大叫大嚷,讓他振作起來,讓他將不利於自己的口供翻掉,這本來就是律師設的一個套子。丁浩充耳不聞。丁家。當周靜宜得知這個事件的後果可能是取消丁浩的手術權和處方權之後,她徹底崩潰了。丁醫泉不得不和丁浩談話,丁浩卻告訴他,這就是他教給自己的做人原則:直道而行。丁醫泉被咽住。醫院實驗室。龔成得知了丁浩的口供後,大驚失色,這是死路一條。

丁浩居然承認了自己在情緒極不穩定的情況下做出治療的。龔成查過醫院的病理檔案,這種病例不管哪個醫生都是採取這一種方法,不論他當時是清醒的還是迷糊的。可是丁浩還在嘀咕自己的責任,像個祥林嫂那個嘮叨。醫院。院方會議,丁浩拒絕為自己辯護。他不需要辯護律師。事實非常清楚,如果本着科學客觀的精神,那一點都不用辯護。但是,他需要繼續使用實驗室。院方再次否決了他的要求,並且正式通知他停職。健身房。龔成告訴羅嘉,除了她,沒有人能夠救丁浩了,丁浩已經瘋了。只有她能夠將他從精神崩潰的泥潭裡拽出來。如果她不出手,現在將要上演的就是《嘩變》。羅嘉卻告訴龔成,自己沒有義務也沒有資格摻和這件事兒。

中國式結婚第18集劇情介紹

關燕家。一大早,關培林就打來電話,說關松不見了,半夜就出去了。關燕趕往幼兒園,沒準是跑到幼兒園去找兔子了。幼兒園。關燕一早趕到幼兒園,沒有看到關松。

醫院。丁浩來到辦公室收拾自己的東西。同事們都用無可奈何的目光看着他,不知道說什麼好。正準備離開,關松忽然來找他。丁浩告訴他,這裡沒有他的兔子。世界上兔子有很多,黑兔子白兔子長耳朵兔子短耳朵兔子都是兔子。關松卻告訴他,只有一個兔子,就在醫院里,丁浩正在替它看病呢。丁浩忽然很感動,和關松坐到一個角落裡,兩個人開始一段只有他們聽得懂的對話,關於兔子的對話。幼兒園。羅嘉出現在關燕面前。兩個人在新房誤會事件之後第一次面對面。羅嘉直截了當向關燕提出,丁浩之所以有現在的危機,完全是因為之前出現了她的男朋友現在遇到了最大的危機。只有她可以幫助丁浩改變現在的態度,希望她不要有別的想法。關燕和羅嘉發生衝突。羅嘉也理直氣壯,她堅信只有她才可以幫助丁浩解脫出來。她“照會”關燕,是出於對她的尊重。丁醫楠送豆豆來幼兒園。本來不想加入,她也不知道該支持誰好。不料當她站在一邊手足無措的時候,關燕卻主動把戰火燃燒過來。關燕想當然地認為丁醫楠是最想這樣的,她一直就反對自己和丁浩在一起。關燕家。丁浩陪着關松回到關燕家,等着關培林將他接回去。李繡蓉驚奇地發現丁浩和關松居然有了一種神奇的默契。

甜品店。關燕告訴丁浩,羅嘉的所作所為。丁浩斷然否決了這種可能性。緊接着關燕表示自己也可以幫助他。丁浩拒絕了任何幫助,他根本不需要什麼幫助,也沒有人能夠幫助他。關燕怒了。羅嘉家。丁醫楠告訴曹茹玲,羅嘉的決定太對了,她也感謝曹茹玲的大度。曹茹玲這才知道羅嘉背着她有這麼大動作。丁醫楠發現自己又幹了傻事。健身房。丁醫楠告訴羅嘉,自己又闖禍了。

羅嘉家。曹茹玲質問女兒,為什麼還要熱臉貼冷屁股,莫非對丁浩還沒有死心。羅嘉告訴曹茹玲,其實丁浩的事情,自己是有責任的。如果當時丁浩的腦袋上頂了一堆磚的話,其中有一塊肯定是自己的。醫院。丁浩求龔成給他偷開一個實驗室,他其實就是想找個地方躲起來。現在七大姑八大姨的都來關心他,都要幫忙。他實在煩了,家裡簡直不能獃了。關燕家。關燕要求父親替自己出頭,幫助丁浩。李繡蓉和關培林給關燕出主意,包括對原告死纏爛打等等。

街景。李繡蓉攔住那個醫患,自稱是丁浩的丈母娘。她要和她好好談談,希望取得她的諒解。在失望之後,李繡蓉繼而對原告進行了威脅。丁家。律師上門,可是丁浩卻不在。律師告訴周靜宜。不要用各種非法的方法去騷擾原告,這隻會對他不利。周靜宜如同驚弓之鳥,又嚇壞了。關燕家。周靜宜趕到這裡,感謝李繡蓉的所作的一切,然後求求李繡蓉千萬別這麼幹了。否則她兒子又要出事兒了。 醫院實驗室。丁浩接到關燕的電話,說他媽已經上過她們家了。現在就剩下李繡蓉一個人在那兒哭呢。李繡蓉直委屈。

關燕家。丁浩趕到這裡,正碰上關培林要找人拍了那個病患,看她敢不敢再告。他還準備找幾個民工等在那個律師的家門口。丁浩千叮嚀萬囑咐,絕對不要這麼做。關培林告訴丁浩,有的事情,知識分子只會繞圈圈,老百姓最直接,也只有老百姓能蕩平麻煩。丁家。丁醫楠告訴周靜宜,羅嘉打算幫丁浩拐過彎來。周靜宜覺得這事靠譜,這是文攻不是武鬥。關培林一個電話過來,告訴周靜宜,自己可以擺平這件事,將反革命的種子扼殺在搖籃里。周靜宜炸了。丁家。丁醫泉堅決反對羅嘉的介入,這個女子的毛病就是太能幹,以為什麼都能自己擺平。她和丁浩已經沒有什麼關係,所以她的介入,是不合情理的。而且他認為兒子沒有做錯,兒子是“直道而行”。周靜宜和丁醫楠居然聯起手來討伐丁醫泉,虛頭巴腦什麼直道而行,簡直就是要害死丁浩。丁醫泉被迫答應找丁浩談談。可是,他們發現丁浩找不到了,他每天都早早出門,很晚回家,卻不知道上哪兒了。他們給丁浩打電話,關機。他們翻頭又給關燕打電話。關燕家。關燕接到電話,她也不知道丁浩上哪兒了。

羅嘉家。丁醫楠心存僥幸地給羅嘉打電話,希望丁浩能奇跡般的在羅嘉那裡。羅嘉也不知道。新房。羅嘉忽然想到了新房,趕到那裡,沒有人。丁家。很晚丁浩才回家。家裡人心裡一塊石頭才落了地,但是追問丁浩去哪兒。丁浩只是說自己開車出去溜了。再追問,他說陪關松找兔子了。家裡人覺得他開始有毛病了。健身房。丁醫楠忽然逼問龔成,是否他給丁浩找了個地方。滑頭龔成面對丁醫楠的咄咄逼人和蠻橫,居然束手無策,只得將丁浩在醫院的點兒給供出來了。醫院。丁浩在實驗室里做試驗。丁醫泉來了,他受命來跟丁浩談談,要勸回丁浩。

丁醫泉絞盡腦汁想出來的哲學命題是:事物發展是曲折前進螺旋上升的。丁浩告訴丁醫泉,他現在什麼想法也沒有。作為一個醫生,選擇這個職業的同時,就已經選擇了這份風險。丁醫泉啞口無言。新房。丁浩在醫院的點兒沒了,他開始每天一個人獃在新房裡。這裡還是空的。

丁家。羅嘉登門,要蕩平這個家的一切阻力。羅嘉居然沒有遇到阻力。羅嘉和丁浩談判,丁浩和羅嘉衝突。兩人感嘆覆水難收,澄清了誤會的問題。羅嘉告訴他,自己沒有其他想法,只是想幫他。當丁浩度過危機之後,她可以根本不出現。甜品店。關燕得知羅嘉已經上門,和丁浩爭吵。新房。丁浩得知關培林的計劃已經付諸行動。 醫院。丁浩趕在關培林前面,將他的計劃阻擋。丁浩告訴關培林,事情根本不是他想象的那樣。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备案号:

返回首页返回顶部